“我穿越了两次边境来到这里,这一过程让我感到平壤和首尔是如此的近,却又让人感到如此的遥远。”2018年2月11日,韩国首尔,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玄松月在上台表演之前说出了这句话。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,德国被划分成了东西两半,朝鲜被腰斩...

“我穿越了两次边境来到这里,这一过程让我感到平壤和首尔是如此的近,却又让人感到如此的遥远。”2018年2月11日,韩国首尔,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玄松月在上台表演之前说出了这句话。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,德国被划分成了东西两半,朝鲜被腰斩...

117481691 0 私藏 机核 7天21小时前发布 举报
还可以输入150
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哦!可以选择 |
最热 最新
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哦!
赶紧当第一个评论者吧!
加载中,请稍候...
你可能感兴趣的新闻:
换一换
发布